海口聊彩社区

我是住宜兰员山~放假就是回去钓钓鱼休閒休閒
无奈的是很多地方都被一些网鱼者网到鱼儿都变少而小...
连一个密秘基地(小潭)也做三餐操..
这野潭一网下去都是上百斤1~3斤福寿鱼..

目前家中是使用系统家具,但是因为第一次还真的不知道怎麽保养,毕竟用起来不是那麽便宜当然不希望很快就坏掉,好在有找到保养方式,这边提供给大家试试看,分享一下~不知道大家都是用哪家的系统家具啊?

我家裡是用绿的家具的!!

正确使用、维护及保养,系统傢俱长久使用
第一次接触系统傢俱的人,对于系统傢俱的板材并不了解,不知如何维护及保养,虽然系统傢俱具有耐刮、耐磨的特质,但会因为使用不当而造成反效果,使用没多久需维修处理,除了正确的使用方法外,若安装过程有错误,也会缩短使用年限。

*淡青色的天  带点甜  我说  你太黏  你说  那是能依偎的无间*

淡青色的天  有著棉花糖般的甜
略带幸福的风 年限的长短, 大家玩牌玩了著麽久了

知道牌怎麽印的吗^^?< 今天中午吃饭看到TVBS新闻台,
经济部要研拟封锁台湾所有论坛(跟架设机子在国外对外连接),
在于yahoo或FB或google搜索出来的论坛全加以封锁网络!
进而来限制大家网络使用... 奖金好高的金侨奖又来囉!今年的题目是「华人光点在全球」,徵求华人世界感动的小故事,将心br />
那是一个怎麽样的故事,那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故事,那是怎麽样的一个故事,

那是属于两首歌的故事…那是什麽样的故事,我想忘却痛的让我忘不了的故事…

99年的夏天,我在重考班为了我了我的将来努力著,

因为前一年的四技二专的考试,我只考上了花莲的某一间二专,

听老师说,那是在很山上的山上,四面环山,景色怡人,

五里之内不见人迹,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台湾黑熊在操场上跑三千,

还有一些台湾濒临绝种的野生动物,在校园内姿意的嬉戏,

从学校大门走到公车站牌要半个小时,再从公车站牌坐到花莲市区大约要花一个半小时,

我总觉得那应该是武侠小说裡,武林高手闭关修练绝世武功的地方,

不应该是间学校,不过我有个叫大牛的高中学长却说,

那是男人的天堂,他说那裡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走在校园裡看到一个男的就好像他乡遇故知般的令人开心,

所以长的再怎麽爱国再怎麽抱歉的男性,到了这,可是会变成抢手货,

就像他外号叫大牛,因为他人长的更像是周星驰西游记电影裡的牛魔王,

他在高中三年追了无数个女孩子,但是却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但他到了他所谓的天堂之后,听说女朋友是一个换过一个,

而且每天都会收到许多同校女生的爱幕简讯…天啊听到这我简直是不敢相信,

说不心动是骗人的,因为我嘴边不小心流下来的口水和而充满羡慕的眼神早已出卖了我,

而且大牛还说万一不小心有了,市区有间小医院,听说拿学生证还有折扣生意还好的不得了,

天啊,那是什麽样的医院,为什麽不乾脆举办集点换赠品,

或者是来店消费满三次,还可以参加摸奖之类的活动…

那到底是个什麽样的地方,我一点都没兴趣知道,

因为我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和爱情,

不过大牛学长可是很享受这个属于这个他口中男人的天堂…

还一直要我到那去当他的学弟,听完了他那番天堂论,

我二话不说马上回家向我妈借了四万五到补习班报名准备明年四技二专的考试,

我还特地选了一个名字看起来吉利一点的补习班,

叫做「成功」,而所有的故事就是从这个成功补习班开始…

离联考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在补习班算著我学了三年多还看不懂的统计,

小马则是在一旁吃著他的零食,看著他的八卦週刊,我问他为什麽都报了重考班还不用功一点,

难道不怕今年又考不好吗,他告诉我他家是开工厂的,

不论他是大学毕业还是国小毕业,他都要回去接管他爸的工厂,所以学历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小马是个很讲义气的朋友,他是我高中同学,我们高中一起被当,

一起暑修,毕业后一考上花莲那间男人的天堂,不过他说我不去唸,他讲义气,

所以他也不去,不过后来他听说了那是间号称男人天堂的学校之后,

一直为他一时衝动的义气懊悔不已,不过后来他还是很有义气的陪我报了重考班,

坐在我们前面的一个女孩在,她叫做小婷,不过我和马脸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做「蕃茄」

这个外号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她很喜欢穿一些跟蕃茄有关的衣服,

第二个,如果用一个贡丸插在筷子上来形容一个人的头很大的话,

那插在她筷子上的一定不是贡丸而是一颗蕃茄,因为蕃茄比贡丸大上好几倍,

而且她长的真的很像蕃茄。

3/3来到了樱花圣地的阳明山

台中的圣诞节很热闹, 我平常会戴隐形眼镜
都戴一般只有近视度数的
但前几天去看眼科
医生问我有没司闪亮的圣诞装置, 补上第二发































太多了
剩下的以后在慢慢上传跟大家分享



今 天 要 去 修 头 髮 了



蛮不错的~大家就来看看吧~

叶小钗说话了~
我只喜欢他对素还真的对话那一段(仅10句以内)~
之后他的话却变多了~
变的开始失去自我了~
也许敲钟仪式,让圣诞夜晚浪漫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